爱丝瓜视频app黄

最新网址:.

池非迟将电话放回原处,这是……

怀疑他父母有心理疾病?

“福山医生,这里的住院费用可不便宜……”

“果然有精神遗传病史吗?”福山志明神色凝重了些,劝道,“发现问题就要及时治疗……”

“不,我的意思是,”池非迟以一贯平静的口吻道,“请放过他们,要是一家人都进来了,谁给医院交钱?”

福山志明一噎,缓了缓,“也不一定需要住院,我们也可以通过沟通解决的嘛,这样的话,对你的恢复说不定也有好处。”

“我没有讽刺的意思,不过还是有些好奇,看谁都像有问题是不是职业病?”池非迟反问。

“算是吧。”福山志明想了一下,没否认这是职业病,突然问道,“池先生,请问明天是几月几日?”

池非迟看了一眼墙上的挂历,今天是8月21日,“8月22日。”

福山志明纠正,“明天是8月11日,看来时间感知方面还是有些问题。”

池非迟:“……”

居家萌女沈欣雨吃甜甜圈可爱写真图片

在掀不掀桌之间犹豫了0.01秒……算了,福山医生除了职业病有点过,本身还是个很负责的好医生。

“嗯……不过也不用急,不用逃避,”福山志明一边拿本子记录,一边宽慰道,“慢慢来会好的。”

池非迟:“……”

面无表情×2……

“好了,”福山志明记录好,笑眯眯抬头,“明天我们再试一次。”

池非迟很想说一句‘抬走,放弃吧,没得治’,不过估计这话一说,又会被灌下一锅香浓的劝慰鸡汤,索性转开话题,“我申请外出一趟。”

“有什么事吗?”

“去买两本书。”

“书的内容我要知道,没问题吧?”

“打算几点回来?我帮你登记一下外出记录。”

“下午五点。”

“天气预报今天有雨,记得带伞。”

……

外出要确定回来的时间,还有人陪同。

这就是池非迟的精神病院生涯。

陪同外出的是一个男医生,北川安达。

很年轻,一身齐整的黑西装,装出不苟言笑的样子,却一下子暴露了他是医院新入职菜鸟的底细。

“北川医生,你很紧张?”池非迟随口问了一句,把挑好的书抱到收银台。

北川安达立刻反驳,“没有。”

池非迟又默默给对方贴了个‘菜鸟’标签,比福山志明那种随时都能笑眯眯的老油条可差远了,“别紧张,我不会攻击人,也一直保持着理智。”

北川安达暗自松了口气,这才留意了一眼池非迟选的书。

左边一堆:《心理学引论》、《性格的测量》、《异常心理学》、《实验心理学》、《心理统计学》、《心理测量学》……

右边一堆:《墨菲定律》、《人类的破坏性剖析》、《理论三讲》、《癔病研究》、《梦的解析》、《论感官知觉理论的贡献》、《犯罪与个性》、《说谎》……

北川安达:“!”

Σ(っ°Д°;)っ

你想干什么?想干什么!

“就这些,”池非迟已经结了账,选了两本放到一边,又在标签纸上写下住所的地址,递给店员,“剩下的用纸箱装好送到这里,没人的话直接放在公寓进门接待处的大叔那里。”

“好的!”店员双手接过,“今天下午三点左右就能帮您送到!”

池非迟点头,只拿了自己挑出来的两本出门。

《梦的解析》和《心理学引论》。

北川安达忙跟了出去,“咳,池先生,您买这些书……”

“这类书不可以看吗?”池非迟平静问道。

“那倒不是,不过……”北川安达迟疑,“嗯……我也不清楚,要等回去问问福山前辈。”

池非迟点头,之后就专心在路口等绿灯。

北川安达心里泪流满面,明明两个人并肩站着,他还穿了更正式一点的西服正装,而池非迟只是一身休闲装,但怎么感觉他更像池非迟的小跟班多一点?

难道这就是所谓气场?

不科学,这绝对不科学,明明他才是医生……

天上突然飘洒起雨丝。

“哎?下雨了?”旁边等绿灯的路人伸手接了一下雨滴。

绿灯亮,身后一对情侣互相抱怨着,快步走过。

“都说了今天会下雨,你居然不带伞。”

“你不是也没带吗?”

“幸好有福山前辈提醒……”北川安达一脸庆幸地感慨着,低头从手提包里翻出两把伞,“池先生,既然包空出来了,书就由我先帮你保管吧。”

“麻烦你了。”池非迟收回看向天空的目光,接过雨伞,将书递给北川安达。

雨越下越大,原本阴沉沉的天空又暗了些。

没带伞的行人低头匆匆走过,加快的脚步踩着路面上渐渐积起的雨水。

一路走过去,街上的人也越来越少,人行道边,一个小小的身影裹着不合身的白大褂,低着头,扶着墙,赤脚踉跄而缓慢地走着。

池非迟看到那个人影,停下脚步。

北川安达疑惑跟着看去,“那个孩子……”

下一秒,小小的人被白大褂的衣角绊了一下,跌倒在积水中,本就被淋湿的茶色头发上又洒了不少污水。

池非迟心里叹了口气,还是朝灰原哀走去。

亲眼看着小萝莉摔倒在雨里的狼狈模样,挺扎心的……

灰原哀挣扎着站起身,用湿淋淋的袖子擦了擦脸上的雨,刚准备继续走,就发现前路被人挡住,抬眼。

雨中,两个身形高瘦的男人撑着黑色雨伞,站在面前。

一个看起来成熟些,穿着齐整的黑色西服、白衬衫,黑发,寸头,神色严肃。

另一个在她看来占据主导地位的人,看起来要年轻不少,也是一身黑。

黑色的冲锋衣拉链拉高,宽松的立领立着,有些挡住脸,黑色短发柔和垂落,一双浅紫的双眼平静淡漠,垂眸盯着她。

难道是组织的人?

被、被发现了吗……

灰原哀脸色苍白,僵在原地,怔怔仰着头与池非迟对视,眼里满是慌张和警惕。

池非迟发觉萝莉哀情绪不对,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又转头看了一眼北川安达,今天出门还真是有趣,两个人一身黑,蹲下身,直视着灰原哀,“你要去哪儿,我送你。”

灰原哀:“……”

警惕盯。

这种平静的语气,这种冷淡的眼神……问她去哪儿或许是真的,但说什么送她去,其实是在讽刺她的狼狈吧?

旁边装得‘我不好惹’的北川安达稍稍缓和了一下神色,干咳一声,笑着提醒道,“池先生,你好像吓到她了,对于小孩子就笑一笑啊,不要一直板着脸。”

灰原哀:“……”

继续警惕盯。

这两个家伙……是在故意嘲笑她?

“哦……是吗。”池非迟不置可否,他大概能猜到,现在灰原哀除了与她有着同样变小经历、根组织有仇的工藤新一,其他人谁也信不过。

更别说他们这一身黑,明摆着刺激萝莉哀正值最敏感时期的神经……

灰原哀忍无可忍,迟早要死,干嘛要接受这两个家伙的嘲笑,深呼一口气,身体虽然虚弱,但声音里还是充满了冷意,“嘲笑够了就执行你们的任务吧,你……”

被目光点名的池非迟:“……”

“不是外围成员吧?”灰原哀看着池非迟,她虽然不会读心术,但隐约能感觉到池非迟身上的威胁,再凭着那种冷漠眼神对应的心性,在组织里都不太可能是一般的外围成员。

是……有代号的成员?是谁?

“不过也无所谓了,”灰原哀神色平静下来,“动手吧。”

北川安达一头雾水,“呃,小妹妹,你在说什么啊?等等!池先生,你……”

池非迟已经把灰原哀抱了起来,一手撑伞,一手抱人,“她让我动手的。”

“不是,可是……”北川安达语塞。

让您动手,您就真的‘动手’?

“你还没发现吗,她身体状态不对劲,”池非迟伸手摸了一下灰原哀的额头,“果然有些发烧,送她去医院看看比较好。”

北川安达也认真起来,拿出手机搜索着,“我看一下最近的医院在哪里……小妹妹,你家在哪儿?记得父母的电话吗?”

灰原哀懵了一下,她好像……误会这两个人了?

不过,组织的人或许会在附近搜索,她必须远离这一带……

“不、不行……”灰原哀右手紧紧抓着池非迟的袖子,抬头看池非迟的目光认真地吓人,“不能去医院!”

池非迟了然,可能离逃出来的地方不远吧,“那去我家?”

“不行!”

“不行!”

灰原哀和北川安达异口同声。

灰原哀沉默,她不能连累其他人。

北川安达正色劝道,“池先生,报备的外出时间只到下午五点,现在只有一个多小时,您必须得回去了,还是送她去医院看看比较好,而且最好联系一下她的家人,她家人发现她不见了会担心的……小妹妹,你还记得家里的联系方式吗?呃,小妹妹?”

池非迟抱着闭眼昏睡的灰原哀:“已经晕过去了。”

北川安达:“……”

是他太啰嗦了吗?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