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apk

众人走后,张氏看着这些东西,怎么也伸不出手去拿,她虽然没去过山坳那边,也知道住在那里的人清苦的不行,她经历过那种日子,知道这些东西对于他们来说,是家里唯一能填饱肚子的东西。

“娘,收起来吧,今日天晚了,明日你让奶奶去喊盖房子时请来的那些妇人,蒸几锅掺面的窝头给他们送过去。”

顾雅箬看她神色,便知道她想起自己家里曾经贫困的日子,赶紧说道。

张氏这才弯下腰身,和顾南一起将这些东西小心的拿起,放入厨房里去。

她一夜未在家,盛儿和俏俏两个小人儿也想念她的紧,被福来接回来后,在院子外看到她,立刻欢喜的跑过来。

“二姐,你回来了?”

顾雅箬半蹲下身体,伸开手。

俏俏一溜烟跑到她的怀里,搂住她的脖子,甜甜的说:“二姐,我想死你了。”

盛儿却停在了他的面前,看到俏俏的动作,眼里闪过羡慕,童声童气的说:“二姐,我也想你。”

顾雅箬左手搂着俏俏,右手弯起食指,在他的小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臭小子,想二姐,还不扑到二姐的怀里来。”

盛儿摇头:“夫子说了,男女授受不亲,我是男人,不能和俏俏一样抱你。”

顾雅箬哈哈大笑,改用手指弹了他额头一下:“臭小子,才多大,也敢说自己是男人。”

优雅果子显露温婉风韵

“二姐!”

盛儿捂着额头,幽怨的看着她:“你都要把我打傻了……我以后可是要考文状元的!”

顾雅箬笑得更大声,伸出手胡乱得给他揉搓额头,没什么诚意得道歉:“二姐错了,二姐以后再也不打你头了,不但如此,二姐以后还要好好得巴结你,等你以后中了文状元,好给二姐撑腰。”

“没问题!”

盛儿小胸脯一挺,伸出手拍了几下:“二姐,等我中了文状元,做了大官,谁若是敢欺负你,我便把他抓起来。”

顾雅箬乐不可支,手移到他头上揉搓,将他好好的头发揉成鸡窝头了,才笑着说,“好,二姐以后便有你罩着了。”

张氏和顾南在一边笑着摇头。

奔波了两日,顾雅箬也是累了,吃过晚饭,便早早的回屋睡了,一觉睡到每日练功得时辰才醒,听到院子里有动静,便知道家里人都起来了,也穿衣起床,和顾灼,顾英两人领着盛儿和俏俏去新宅院练功,只是刚活动开身体,还没有拉开架势,张氏急匆匆得从院外走进来:“箬儿,绣坊的夫人来了,说找你有急事。”

这个时辰,天还未亮,柳娘匆匆而来……,?

顾雅箬抿了抿嘴唇,随着张氏出了宅院。

“我看她神色挺着急的,莫不是咱们做的内衣出了问题?”

张氏一边走,一边的问。

刚才她正要准备收拾着做饭,看到绣坊马车从远处而来,吓了一跳,等看清柳娘的神色,心里更加的担心了,也没敢问是什么事,便急匆匆的过来了。

“不会的,咱们的内衣大伯母都仔细检查过了,不会有什么问题,娘别担心。”

顾雅箬安慰着,快步朝着家中走去。

柳娘并没有进院,有些不安在马车边来回走动着,听到脚步声,抬头看到是顾雅箬回来后,急忙迎了上去,

“箬儿……”

“娘,您先去做早饭吧。”

顾雅箬支开张氏。

知道她们有话要说,张氏对柳娘点点头后,走进院内。

“夫人这么一大早过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箬儿,我们东家来了,想见见你。”

柳娘回答。

顾雅箬挑眉,“只想见我吗?”

柳娘顿了顿,然后点头:“只想见你。”

其实东家昨日来了以后,便按耐不住要过来的,她和掌柜的好不容易才劝住了他,对他说了,如今顾家是顾雅箬这个小姑娘做主,如果想要见表小姐,一定要先经得她的同意,否则的话会适得其反。

东家这才听从了两人的劝告,没有连夜过来,但也一夜未睡,到了后半夜,说什么也等不下去了,命人喊了她过去,吩咐她赶紧坐了马车过来,请顾雅箬过去。

顾雅箬点头:“既然如此,我回去换件衣服,夫人请稍等一下。”

柳娘点头。

顾雅箬走进屋内,衣服换好,给张氏说了一声:“娘,绣坊的东家来了找我谈些事情。”

“什么事情?”张氏忍不住问。

她实在是看柳娘的神色,不像是什么好事情。

知她担心,顾雅箬只好撒谎:“当然是内衣的事情,我很快回来。”

张氏看着她坐着马车远去,心里有些担心。

一路上无话,马车很快到绣坊。

柳娘先下了马车,顾雅箬随后跟着下来,两人一前一后走进绣坊内。

天色已经大亮,绣坊里开了门,陆陆续续的有一些卖绣活的人走进来,伙计们正在招呼着,掌柜的站在一旁,看两人进来,径直迎过来:“箬儿姑娘,我们主子在楼上!”

顾雅箬抬脚往楼上走去,柳娘也要跟上,被掌柜的拦住,对她摇了摇头。

柳娘有些担心抬头看着上面。

没有听到身后的脚步声,顾雅箬知道柳娘和掌柜的没有跟上来。倒也没在意,上了楼以后,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屋内,昨日见到的那名男子正坐在案桌后闭目养神,听到推门的声音,眼眸睁开,一双精明中带着锐利的眼睛朝着顾雅箬看来。

顾雅箬反手关上了门,也看向了他。

此时的顾雅箬眼神清澈,不见慌乱,就好像见惯了无数这样的场面一样。

屋内一片静寂。

好一会儿,男人才开口,声音沉厚,带着迫人的压力:“你就是顾家那小丫头?”

顾雅箬微微一笑,“不错,我就是顾家的小丫头,不知东家如此匆忙的喊我过来为了何事?”

男人做生意多年,阅人无数,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十二岁的小丫头,面对他的时候,这样镇静自若的。不免又多打量了她几眼,“那内衣是你想出来的?”

纵然他是男人,也不得不说,那内衣确实缝制的巧妙,将女人身上该凸得地方、该翘得地方,都完美得展现了出来。

“是,那内衣是我想出来的。”

顾雅箬笑着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