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联系方式

.630shu.co,最快更新遇见我无路可退最新章节!

黑衣人对欧阳清风的质问不予理会,继续往前走。

“封秦,是来送嘉嘉的吧,为什么要躲到这个时候才出现呢?要不是心虚,为什么不堂堂正正的来送嘉嘉离开?嘉嘉生前那么信任,要是知道是陷害他妈妈入狱的人,他一定不会原谅!”欧阳清风继续大声的质问。

可惜,前方的黑衣人还是没有停下脚步,越走越远。

前方的保镖听见欧阳清风的声音之后,便快速跑过来,焦急的问,“欧阳小姐,您在跟谁说话呢?您没事吧,是不是刚刚走过去那个黑衣人冒犯了您,要不要我们追过去把他抓起来?”

“不用了,带我下山。”欧阳清风沉声吩咐。

“那……好吧。”见欧阳清风神色不是很好,保镖也不敢多说什么,推着轮椅小心翼翼的护送她下山去了。

路上,欧阳清风忽然问保镖,“刚才,黑羽飞走的时候有没有吩咐们做什么?”

“呃?”保镖愣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说,“哦,您是问黑先生啊,他走的时候吩咐我们,说您还在山上,让我们护送您下山呢。”

闻言,欧阳清风嘴角撬了起来。

她就知道那孩子是言不由衷,面上看起来对自己很冷漠,其实内心还是很关心自己的。

唉,这孩子不愧是她亲生的,遗传到了自己善良的这一点。

可爱嘟嘟圆脸女孩户外写真集

善良?

欧阳清风在心中默默的自嘲,她这辈子干了不少让别人难过的事,她真的算善良吗?

欧阳清风离开后,山顶上就只剩下刚刚那个黑衣人了。

天色越来越晚了,风雨声却在此时停了下来。

黑衣人先是走到蓝烨的墓前,收起雨伞,摘下口罩,露出他那张刚毅的脸庞。

欧阳清风猜测的没有错,他就是封秦,消失了多日的封秦。

封秦望着墓碑上蓝老爷子的照片,声音沙哑的说,“我来了,老爷子,我是来送嘉嘉的,在送他之前,我想先来看看,希望能理解我的苦衷,在那边替我跟嘉嘉解释,让嘉嘉不要太怨恨我,他妈妈被判刑不是因为我的证言,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真正操作这个案子另有他人,那就是夜殇,那家伙才是最希望嘉嘉的妈妈一辈子都被关在监狱里的人。”

“我初步分析,夜殇发现潘一楠背叛了他,违背他的意思认真的给小草的妈妈治病,使得小草妈妈的精神状态一天天的康复,夜殇为此才会让潘一楠消失,设陷阱将小草的妈妈背上故意杀人的罪名,从此被判入狱。”

“老爷子,一定很困惑夜殇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害小草的妈妈,其实我和一样也很困惑,不过随着我暗中调查了一些事,有些谜团正在一点点的揭开,等我有证据揭露夜殇的阴谋之后,到时我再来这里跟汇报,老爷子,不要太着急,耐心的等待,我一定会揭穿夜殇接近小草的阴谋的。”

说到这里,封秦目光坚定,重重的对着蓝烨的墓碑鞠了三个躬。

随后,他来到嘉嘉的墓前,看着遗照上嘉嘉俏皮可爱的笑容,他忍不住落泪了。

封秦蹲下身子,抚摸着照片上的小男孩,哽咽的说,“嘉嘉,我是封秦哥,我来了,不算太晚,对吧?”

“嘉嘉,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了?那时候的活蹦乱跳的,可我没有想到会突然离开我们,要是知道身体这么不好,我说什么也不会放一个人留在家里的,在妈妈出事之后,我应该带一起离开的。”

“对不起,嘉嘉我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最终还是走了,走得那么突然,让封秦哥很心痛,嘉嘉,封秦哥现在子想问,为什么就不鞥好好照顾自己呢?”

嘉嘉没有回答他,耳边只有晚风吹佛树叶的沙沙声响,更显得悲切。

封秦将头埋在墓碑上,久久不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敏感的听到了有脚步声靠近,于是直起身子站了起来,目光看向四周搜索可疑的人。

“封秦,是吗?”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封秦循声看去,发现来人是肖天明,

他对肖天明一直没有好感,于是决定无视他,转身就从另一个方向下山。

见状,肖天明拔腿追了过去,“封秦,给我站住!我有话要跟说……喂,封秦,别跑啊,心虚了吗?因为,嘉嘉的妈妈被判刑坐牢了,一点愧疚都没有吗?”

肖天明一边追,一边大声的喊。

然而,封秦完不想理会他,快步的离开,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

中年发福的肖天明累得气喘吁吁,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后又被地上湿漉漉的感觉给弄得跳了起来。

“该死,封秦这小子竟然敢无视我,他一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不然不会见到我就跑!切,这都是什

么事啊,黄柱子竟然还说让我找封秦,让封秦救嘉嘉的妈妈,哼,显然没戏嘛。”肖天明骂骂咧咧的跑回嘉嘉的墓前。

经过蓝烨那座豪华的墓前时,他双腿忽然一软,不受控制的跪了下来。

突如其来的动作吓的肖天明的心扑通扑通的跳。

心虚的他,甚至不敢看向蓝烨的墓碑,挣扎着站起来,朝着蓝烨的墓鞠了三个躬,双手合拾的说,“爸爸,请原谅我,我知道我对不起嘉嘉的妈妈,我迟早会遭受报应的,但我现在还必须活着,嘉嘉走了,我不会再丢下嘉嘉的妈妈的,放心好了……”

心虚的朝着老爷子的墓忏悔了一番,肖天明这才拖着酸软的脚步来到嘉嘉的墓碑前。

看着遗照上儿子可爱的脸蛋,肖天明咚的一声跪了下来,掩面痛哭了起来。

“嘉嘉,爸爸来了,是爸爸对不起,是爸爸的错,我怎么没有早点发现病得这么严重呢?要是我早点知道,也就不会任由熊晶晶那个女人欺负了……呜呜,嘉嘉,爸爸的好儿子,呜呜……”

然而,不管他哭得有多伤心,说了多少忏悔的话,嘉嘉也听不到了。

回到家的蓝草睡了个长长的觉,醒来后,发现已经过了两天了。

这一次,她醒来后见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夜殇,这让她以为自己看到的是幻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