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e4vipapp

() 名义上是司空雨浩私有物的私人管家司空仁,在把司空雨浩的一推反震回去的时候,却像是没看到一般,只身子微侧,朝流墨墨行了个礼,平静说道。

“身为私人管家,是可以对主人无礼的吗?”流墨墨一脸平静的说道,司空仁眉头轻瞥没有说话,只依旧站着,等待着流墨墨的动身;而被司空仁弄的狼狈了一下,还被他与从前判若两人的举动怔到的司空雨浩,却是因为流墨墨的话语惊醒,沉下脸冷冷看向司空仁。

“我想,小姐您应该没有看过家规吧?”沉默了片刻,不知是不是流墨墨没动身的缘故,司空仁也不再装死,霍然抬眸,眼神平静的看着并肩站在一起的‘兄妹’俩说道;

“哦,你不说我倒是忘了,你是指附册第一百零三条,‘私人管家的最终所有权归于家主’吗?”流墨墨冷笑说道,司空仁垂眸,行了半礼,并未说话,不过他的态度却是很明显的表示,他的所有权已经被家主从司空雨浩身上收回了。

“家规我看过,你这般若是在正常时候,倒还合乎规矩;但是,我记得在两天前家主就把我哥哥软禁,连同你以及所有佣人,都被锁在楼层中~!一小时前哥哥的软禁才被解除,你也在那时才与哥哥一起出来;到目前为止,我似乎并未知晓,隶属于哥哥所有物的你,是什么时候,被切换了权限?!!”

流墨墨嘴角勾勒起一个冰冷弧度,冷冷的‘看’着司空仁,声音平稳,气势又咄咄逼人的说道;几乎在话音刚落之际。司空仁已然脸色变的难看至极,手也下意识的捂住了腕带。

“哼,附册第一条,任何佣人对自己主人不敬,则乃大罪,可通报刑法堂,或者自行惩处。我可有记错?”流墨墨讥笑一声。声音淡漠说道。让一旁的司空雨浩眼眸异彩涟涟,司空仁脸色也煞白起来,原本的漠然不屑。也变成了诚惶诚恐,挺直的脊梁瞬间崩塌,直接跪伏到了地上,颤声说道。

“少爷还请恕罪~!”

“哼~!”司空雨浩见状。对于自己轻视家规,未曾细看过。不由闪过一丝赫然,随即看到自个儿‘妹妹’冷酷的模样,神色也一凝,目光如锐的看向司空仁。冷声喝道;

那司空仁闻声不由一颤,司空雨浩对于他无礼的愤怒,和对家主的愤怒。都蕴含在声音中泄了出来,让他心底只懊恼无比自己的不稳重。被捉住痛脚翻了船。

“哥哥是自己动手,还是妹妹帮你效劳?”感觉到司空雨浩愤怒却又忌惮的情绪,流墨墨挑眉说道;

“雨灵,他——”司空雨浩闻言一怔,忍不住看向流墨墨,心里念头百转,最后只停留在家主对于自个儿妹妹去向的决定,虽然不忿,但还是咬牙,不甘开口;然后早已用神识察觉到他情绪变幻的流墨墨,却在他开口时候,直接打断。

黑纱眼镜妹粉嫩姿态极其动人

“哥哥还是歇着吧,这恶奴刚才太过分,让哥哥都受了内伤了呢;”流墨墨淡淡说道,原本被打断话语的司空雨浩不由一呆,就是一直装壁花的雪如楼和一旁当鸵鸟的司空琳,也被她一本正经的瞎话弄的肩膀一抖;

雪如楼是忍俊不禁,而司空琳,却是在惊奇好笑后,对于自己的主人‘司空雨灵’,愈发从心底里恭顺起来。

流墨墨也没管那仨的反应,只往前一步,走到司空仁面前;低垂着头跪伏在地的司空仁只看见眼前突然出现一双洁白的公主鞋和白皙的小腿,然后感觉到头顶一痛,随即失去了意识。

而好奇看着局势的司空雨浩,和虽然装鸵鸟,却偷眼瞅着的司空琳,都被流墨墨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轻轻戳了一下司空仁的头顶,司空仁就突然噗通一下栽倒,没了声息吓到了。

“雨灵,他?!”

司空雨浩看着像是没了气息躺到在地的司空仁,惊愕出声;而偷瞄的司空琳被吓得够呛,只死死的埋下脑袋,再不敢偷看。

如同流墨墨却是抽出一条白色的丝巾擦了擦刚刚戳司空仁的手指,然后把丝巾丢开,抬脚把脸朝下的司空仁一挑,让他翻了个身,正面朝上;然后居高临下的垂眸‘看’着下方淡漠说道;

“既然家主已经决定收回他,那他也就没用了;这段日子他跟着哥哥四处奔波,想必哥哥做的事,他都记在心里吧?既然他已经不是哥哥的私有物了,那就应该把属于哥哥的一切都还掉,让家主再使用的时候,也不至于他会带着曾经属于哥哥的东西,去妨碍到新主人;”流墨墨‘目光’锁定到司空仁的腕带上,嘴角露出嘲讽笑容,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说的对不对,家主大人?”

滴——

在流墨墨话音刚落的时候,司空雨浩惊愕的看向她,随即又刷的看向自动亮起绿光,然后直接弹出一道半人多高虚拟共享光幕;

“哈哈哈,不亏是君纹的孙女,真是出色啊;让我都舍不得让你嫁出去了。”虚拟共享光幕上,一名满头白发,面相却红嫩,如同二三十岁年轻人的男人笔直的坐着,目光灼灼的看着流墨墨朗声笑

道;

“··家主。”司空雨浩在看见光幕上的影像后脸色就不好了,在司空君豪说完后,他的脸色也依旧不好的朝司空君豪行礼;而司空君豪却是直接无视了司空雨浩,只定定的看着流墨墨;

“舍不得?有吗?会吗?”流墨墨却是并未行礼,反而脸上挂着淡漠的笑容,直直的‘看’着光幕上笑意浓浓的司空君豪说道;

“呵呵,果然还是小孩子呢;”流墨墨的无礼让司空雨浩脸色微变,忍不住露出一抹担忧的看去;而司空君豪却只是笑意淡了些,并未露出不悦的样子,只是一副无奈的摇了摇头。如同再说自己疼爱的女儿一般。

“雨灵已然二十,不小了呢;不然,家主也不会让雨灵千里迢迢的跑来,就为了嫁人。”流墨墨淡淡说道,司空雨浩脸上惊色更浓,虽然他也很生气,但是他更明白这事儿是不能和家主对着干的。尤其是他们兄妹还是旁支的;

而司空君豪的反应也没有出乎意料。原本就淡了一些的笑容,随着流墨墨充满讥讽的话,已然完消失了。只剩下上位者的威严,和微微眯起的眼眸中的冷光。

“看来的确是小看了你,有这般能力,我却未曾得知。该死的贱婢~!”司空君豪冷声说道,目光猛然看向一旁装鸵鸟的司空琳。让一直心惊胆战竖着耳朵关注的司空琳瞬间吓白了脸,嘭的跪倒在地,不敢动作。

“家主又何必为难一个佣人?也不怕被人知晓了笑话您的心胸;”流墨墨微微皱眉,顿了一下还是决定管一下。随即冷嘲道;司空君豪见状却是冷笑一声,冷冷的看了一眼跪伏在地的司空琳的脊背和后脑勺,再次看向流墨墨。

“到主楼来再说。”司空君豪不知想到什么。原本的冷意竟是突然消散,只淡淡的再次看向流墨墨说道;流墨墨却是故意转头看了看身周三人。无辜的朝司空君豪耸了耸肩;

“那家主就等一会儿吧,之前您回收地方废物可是让雨灵的哥哥受到惊吓了呢,雨灵怎么着也要安置好他吧。”

“··给你半小时~!”司空君豪见流墨墨还敢提出条件,怒意一涌而出,然而不知想到什么,却又把怒气压了下去,只是冷硬着脸,盯着流墨墨硬邦邦的说道,而后也没管流墨墨的反应,直接切断了视讯。

喀嚓——

而在光幕消失的同时,流墨墨看都没看的伸出脚去,脚尖一踢,竟是直接把司空仁手腕上透明的腕带踢碎了,而他的手腕却未伤分毫。

“雨灵··”看见这一幕的司空雨浩顿时忘了焦急,傻傻的看着地上,那据说坚固的人出意外死了都会保持完好的腕带碎片,被那只明显是柔软白色皮革制成的鞋子包裹着的小脚,轻飘飘的就踢碎了,大脑都停止了一瞬。

“先回去再说。”而流墨墨也没管被惊的懵逼的便宜哥哥,只说了一句,然后就示意身后的雪如楼;

雪如楼迅速飞向飞行器的控制区那,用腕带连接上了权限,迅速操控着飞行器升起,朝着他们‘兄妹’的楼层而去。

在飞行器稳稳落到楼层外沿的平台上,并且开启的出口后,流墨墨对于依旧处于懵逼状态的便宜哥哥也是无奈了,只伸手拽着他往外走去,对于雪如楼黑掉的脸吐了吐舌头,然后飞快的拉着便宜哥哥跑下了平台,跑进了楼中;

而雪如楼虽然对于手牵手什么的不爽,但也没忘了现在伪装的身份,只臭着脸朝同样被吓的还跪伏在地上的司空琳喊了一声,随即大步走下飞行器,走进楼层中。

“家主他实在太过分~!雨灵,你听我说,你现在立即上飞行器逃出去,只要逃离司空家的范围,然后你就去这个地址,我···”在雪如楼大步走进楼层中,并且走向大厅,在脚步声靠近的时候,急促而且努力压低声音的司空雨浩迅速闭上了嘴,警惕的看向大厅门口;

“哥哥,你当司空君豪是傻子啊?”而流墨墨却是一脸无奈的吐槽道,

虽然不想承认这个便宜哥哥为妹子着想,自己都顾不上的行为挺让她感动的;

但是,喵的···这便宜哥哥的智商是急的突然欠费了吗?!别说用司空家的飞行器了,就是用自己带着的,一旦露出要逃跑的迹象,恐怕司空君豪都会毫不犹豫的启动防御模式,直接把司空家封闭住,然后愉快的瓮中捉鳖吧?~~~

“滚出去~!”流墨墨的腹诽和吐槽司空雨浩都没顾上,警惕盯着大厅门口的他在看到雪如楼的身影后,被司空仁折腾了一下的他立即瞪着雪如楼怒喝道;

“额··”流墨墨也被便宜哥哥的大声怒喝惊了一下,不过她表示这也是能理解的,同心朝雪如楼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后,雪如楼虽然有些哭笑不得,但也麻溜的转身离开;

司空雨浩迅速拿出晶板把大厅的权限关闭,然后立即把晶板也关闭,就是流墨墨腰间暗袋中的晶板也被他一脸严肃的掏出来,直接关闭了;

而后他又从颈间的亚空间中取出流墨墨曾见过一次的

小球,检测了一下大厅并没有监控,这才放下心来;

“险些忘了,雨灵你听我说——”

“··哥哥,你听我说。”流墨墨无奈的打断了便宜哥哥严肃脸的‘逃离计划’,然后也没管司空雨浩焦急想继续说的意图,同样认真起来;

“哥哥,你以为司空主家是我们家啊?除了基本防御就没有其他的了?你那计划根本是找死好吗?要是真逃了,估计才飞离这栋大楼,咱们就直接会被电能迫击炮锁定了~!”

“什么?!··这怎么··会呢··”司空雨浩的焦急,随着流墨墨的话语,尤其是最后一句彻底打破,迅速颓然下来;只怔怔的呢喃着。

“哥哥怀疑我的能力吗?”流墨墨见便宜哥哥大受打击的模样,不由心头一软;“我也不愿嫁人,哥哥不用担心,我在知道这事的时候就已经想好的计划;哥哥只要听我的,咱们都会没事儿。”

“嗯?雨灵你说真的?!”流墨墨认真的话让司空雨浩眼眸猛然晶亮起来,定定的看着她,一脸的不敢相信;

“当然,哥哥相信我吗?”流墨墨点点头说道,司空雨浩毫不迟疑的点头,流墨墨接着说道;

“现在是司空君豪盯得最紧的时候,哥哥不用在折腾,不仅是徒劳,而且还会让他提高戒备,防备我们~!”

“雨灵你的意思难道是?!!”

“不行~!绝对不行~!雨灵你别天真了~!你是想先假装答应,然后在饲机逃走?!这完是不可行的~!!不说信用的问题,就是你答应之后,他也绝对会盯得更紧~!更不可能会有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