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影视app黄

*** 见那王大夫终于走后,青泠终是松了气,伤剧痛袭来,她想在荒野中寻点止伤的草药,但是如果干旱,在野外草药都难生长些,她找了好些时候都没找着。

青泠只好继续朝京城方向行去,由于流血过多,渴异常,但四周哪来的水?那从歌舒身上吸来的内力这时又隐隐在她经脉四窜,好生难受。可是她有伤在身,若是没有处理伤,行功过猛反而更易失血。

四处荒凉,京城似在望,她却有些弄不清方向了。

她越来越痛,越来越难受,越来越渴,不禁悲从中来:你自以为有几世阅历,便是天下第一厉害聪明人了,想摸清人爱底细把人家一网打尽,结果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还自认高尚,不屑和杨紫潋去走斗破龙床的路,可你原来是根本没本事和男人斗!反而杨紫潋更有自知之明,就从没有因为得到随身空间又知历史走向来做天下大势的博羿。人家定位多清楚呀,就专吸龙气,你丫的要是也去走“绝代红颜倾尽天下”的路,可能已经走在通向人生颠峰的路上了。而且还有美男、猛男任睡,这么美的差事,你矫情什么呀?舍易求难,要自己作死,不死你死谁……

章鱼迷迷糊糊,忽然到了一座空旷的豪门城堡之中,那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可是章鱼怎么也想不起来,她什么时候来过。她好奇的走了进去,似有牵引,向二楼走去,推开一间虚揠的房门。

忽然,光线强起来,她不禁眯了眯眼,这时又有缠绵凄迷的琴声传来,她定睛一看,一个挺拔的男子站在落地穿前,穿着剪裁考究的白衬衫黑西裤,专注地拉着一把提琴。

他的侧脸美得夺人呼吸,她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

琴声忽停,转过头来,黑眉漆目,淡淡问道:“是你回来了吗?我总是相信,我还是可以见到你的。你留下来,不要再离开我,好吗?”

他伸出手,缠绵悱恻地看着她,似怕她是他的幻觉,温柔地:“过来……”

章鱼心中一跳,这样温柔深情款款地看着她的一个绝世帅哥,她是走桃花运了吗?

章鱼正要伸手,忽然,一股莫名无法抗拒的牵引力把她抽离,眼看着深情帅哥飞快离她远去。

不带这样的吧?是谁拉她?她一个正常的剩女打算接受一个帅哥的邀请,聊聊天,看他有没有女友,怎么啦?怎么就要打断她?

果子MM白色房间里的浅笑

……

青泠一声咳,把积结在胸腹的废气排出,咳过之后忽又感觉嘴上一凉,有一股甘泉流入,她忙本能地大吞咽。

喝得太急,又呛到咳了起来。

“别急,慢点喝……”忽有个清越的声音道。

青泠渐渐夺回点视线,模模糊糊间有个人影,他正心地喂她喝着水。

原来青泠晕了过去,以狗吃屎的姿势问候大地母亲,鼻碰地,堵住了呼吸,差一点就窒息而亡了。

青泠到底内功深厚,度过危机后这时缓过神来,看清来人,不禁一惊,复又有些好笑。

“杜公子……怎么是你……”

杜绍桓道:“你伤得重,又失血过多……你要是不介意,我帮你处理一下伤。”

杜绍桓十年第一次回家,与父母兄长妹妹团圆两天,此间且不细数。但是见关内、河南两道大旱,他行走江湖十载自有侠义之心,便到京城周围走访,看是否有相助之地。

一路上,他查探了灾害情况,也平息了几场流民争斗,正往据流民最乱的地方赶路,没想到路上遇见一个伏面挺尸血染衣衫的死人,一头饿瘦的野狼应该是闻到血腥味正逼近,她正要成为它的一顿点心。

千钧一发时,他不禁出手打退了狼,心想这人暴尸荒野已经够可怜,再尸身喂狼死无安宁也太惨了。

没见着也就罢了,见着了总看不过去。

他下马打算给她挖个坑埋了,没想到碰到她身体时,发现尚有余温,忙翻过她身来,一看竟然是她。

杜绍桓这时并不知道,他这股侠义之心一停下来救人,也正更变了自己今后路,以及以他为初始开端的别人的一个机缘运道。

原本,他将会发现流民被人恶意煽动,事恐怕另有蹊跷,又因为他浪迹江湖十载,走遍天下,也曾去过关外,通晓些突厥语而发现突厥人混进其中。

他虽无法得知他们所有的布置和人手,但是也探出他们要到程将军府底救暂时被软禁在那儿的突厥可汗。

杜绍桓赶回京城时遇上京城外正骚乱,而秦王则正在与大群的暴动流民对峙。杜绍桓也听秦王的贤勇,在国家利益前没有多做考虑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秦王。

秦王得知消息后却暂时表面按兵不动,而暗地里做各种布置,当京城被流民围困大乱,太子赈灾不力,太子一派不旦士气名声都大跌,还被身体本就不好的皇帝大家责骂。

当时,歌舒声东击西、调虎离山之计连环使用,不但利用流民引开部分程将军府的精兵守卫,又派两路死士佯攻程将军府,几乎吸引了九成将军府的守卫精兵,他自己则带了十个突厥高手从另外一边闯入,将突厥可汗救出来。

程千山发现时,人已经被救走,没看牢人,其罪不,可京城正乱成一锅粥,他要追回人的事也是一半一半。最后,是秦王的人马与歌舒大战,又得杜绍桓出手相助,虽未擒住武功高绝的歌舒,但是秦王的人却捉回了突厥可汗直接交还给程千山。

程千山也对谦虚有礼且勇武过人的秦山心生好感,在之后当了他的老泰山岳父后,更是对秦王忠心耿耿。

当然,杨紫潋重生前和重生后周目还是稍有差别的。

一周目版:杜绍桓、程千山这些人都开始集中在秦王的利益圈中,之后成为他的肱骨之臣。秦王继平定西凉后又多了平定京城之乱的威名贤名,与无能的太子成为鲜明的对比。之后,他身边人才更是济济,利溢圈一再扩大,直有黄袍加身之势。太子嫉贤妒能容不下秦王,与他成水火之势,最后秦王选定时机发动诛杀太子、赵王的事变,登上皇位,成为一代明君。

二周目版:秦王和杨紫潋相爱,可在未登基之前,秦王还是选择了事业,暂且未挑战人伦道德。杜绍桓还不知杨紫潋和秦王的私情,见过绝世容貌的未婚妻便一心放在她身上,因为她不想过早成婚,他就一边忙于为秦山效力,一边痴心等了两三年,之后她点头了才娶了她。而程千山也还是当了秦王的老泰山,在他登极前一心拥护相助秦王。这些与一周目无太多差别,除了他于后院娶回的女人们有些冷淡,这方面在秦王利益集团的男人们看来,也是他不好色、不流连脂粉的明君表现。但是在他登极之后,权势巩固威势日重,又见过心中真爱杨紫潋数面,发现她更有让他无法自制的魅力而忍不住,最后两人就突破了。

蝴蝶效应,现在才刚刚开始……

……

京城,杨府。

自感业寺那边传来杨青泠失踪的事五天了,萧夫人哭得惊天怆地,发疯了一般让杨继业派人去找。

而每天都没有消息,萧夫人总要发作数次打骂下人,再无高贵的萧家女风仪。

修真正忙的杨紫潋看到了她想看的结果,心中舒畅,她就要看着她身不如死,虽然还没有传来感业寺被突厥人控制的消息,但是外头那么乱杨青泠在失踪在外那么久,不可能完好无损。她就要坐等传来她死了或者被糟塌得不像人的消息,那时才是**,她现在修真正在关键时期,也有其它的事,没空出去毫无方向地找杨青泠。

……

幽兰居是京城一处风雅之地,左右分文武两个外大院,只要通君子六艺或是江湖豪杰在这里可以得到免费的茶水点心招待。

幽兰居内院又有藏书阁,读书人可以免费借阅书籍,内又有宾客借住的房间。

每天往来幽兰居的人络异不绝,可是少有人注意到其实若大的幽兰居还有个后门可进出。

一辆朴素的马车驶到幽兰居后门,一个俏丽的丫头当先下了马车,之后又有一个身段风流的蒙面女子袅袅下了车。

那丫头在门上敲了一下重三下疾两下缓,过不一会儿就有一面白无须男子给开了门。

杨紫潋优雅步入门,被那无须男子恭敬地引到一间阁楼雅居。那无须男子不敢入内,杨紫潋一人步入其中,就见一华服男子负手临窗而望。

他身形挺拔,乌发如瀑,头上戴着一顶黄金冠,他忽转过头来,只见他龙眉凤目、英俊不凡,更有常人不及的雍容华贵。

“潋儿,你可来了。”

杨紫潋优雅地脱下帏帽,神色淡淡,行了一礼。

“臣女参见秦王殿下。还请殿下莫要这样称呼臣女,臣女……”杨紫潋完半句似又不下去,绝丽无双的眉宇带着淡淡的无奈。

“可你还是来见孤了。”

“我来见殿下,是想殿下……将那簪子还我,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闺中之物,不敢外传。”

徐廷煜叹了气,:“你定要这样与我生份吗?其实,近来我有些心烦,我便只想见见你。”

着,徐廷煜走近了一些,闻着她身上散发的淡淡香气,不由得心神荡漾。

“你看,我新得了一把琴,潋儿给我弹一曲可好?”

徐廷煜握住她如青葱般雪白的双手,她微微挣了挣却没挣开,任他带到案旁,那正放了一把古朴的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