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68短视频入口

“我也……”

面对急转直下的局势,一向很怂的咸鱼哥正想着要随大流,一只手却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六眼,你得想想。我们上一次开会是一个月前,那时候鬼影死了,现在才过了半个月,血月也死了。所以你也应该意识到,这里边有什么问题了吧?”程海语重心长地劝阻道。

“这……”

咸鱼哥一下子陷入了犹豫之中。

“喂!你怎么还带诽谤的?鬼影的死亡不是你害的吗!”审判怒道。

“不是你让我去调查内鬼,我会碰到那事?”程海摊手道。

“我明白了!”

咸鱼哥忽然瞪大了它的死鱼眼,猛地拍手道:“开一次会就会死一个人,那么你只要延长开会的周期,我们就不会死人了对吧?”

审判:“……”

程海:“……”

无尘:“……”

最钟爱的桃花美女 婚纱写真

这小机灵鬼真是个逻辑鬼才。

“确实。”

程海很不要脸地答应了下来,保证道:“等我上位之后,就把开会的时间改成两个月一次,每年还可以请一次年假,如何?”

咸鱼哥两眼放光:“真的?”

黑夜女士:“建议一年一次。”

亚勒斯:“附议。”

甚至连无尘,此时也没有出声。

毕竟是开会啊,谁会喜欢开会啊?

还是用晚上休息的时间开!

“那当然是真的。”程海笑道。

“那我同意!”

“你同意个鬼啊!”

审判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怒道:“男巫你想造反是不是?”

却不想,程海却摸了摸咸鱼哥被拍的地方,义正言辞地说道:“二比一了审判,你输了,我这里也请你不要恼羞成怒地殴打我的员工。”

“哪来的二比一!明明是二比二!”

审判指了指无尘和亚勒斯,同时那种用魔法对着程海传音道:“你到底想干什么?再这么玩下去,组织真的要分崩离析了!”

“你不是怀疑我是内鬼吗?我要是当了老大,那我不就不是内鬼了?”

程海冷冷地一笑,然后指着无尘问道:“这逼现在还没有任何的神明认可吧,能算人?”

“我怎么不算人了!”

无尘拍桌而起,却见黑夜伸出了蛛矛,顿时安静地坐了下来。

惹不起,惹不起。

“男巫,我错了,你别闹了行不行?事情我们后面从长计议。”

审判再度卑微地传音,嘴上却是丝毫不让,继续道:“我说算就算!都已经参加过一次会议了,他自然有投票表决权!”

这下,他可算是知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是什么滋味了。

“没有神明的支持,那应该也只能算半票,二比一点五,也是我赢。”程海继续道。

“武力解决吧!武力!他现在受伤了,我应该能轻松拿下他……”深吸了一口气,审判在心中暗自念叨。

他的脸部在快速地变幻,一会儿显老,一会儿显小,陷入了深深地挣扎之中。

如果可以,他真的想以个人的名义和男巫大战三百回合。

就在这尴尬无比的时刻,门外忽然有人走了寄哪里,声音如同天籁。

“怎么了?一个两个的?”

看着剑拔弩张的众人,小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不开会了吗?”

“小爱!”

审判激动地变了声,兴奋地说道:“我需要你!”

“犯什么病了?”

小爱皱起眉头,嫌弃地看着他。

听这个语气,是黑爱无疑。

“男巫要求重选领导,虽然他这个提议无效,但现在的比分是二比二,我需要你的支持来堂堂正正地打败他!”

审判的语气快得跟个连珠炮似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现在的心情有多慌。

“无不无聊?我不参加好吧,你们打平。”

小爱不屑地哼了哼,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这不一样啊!”

审判不干了,继续劝说道:“你想想,要是他上位了,他肯定会想方设法潜规则你,这你能忍?”

“哎呀,完蛋。”

程海微微一叹,知道他走远了。

果然,听闻此言,小爱再次露出了嫌弃的表情,鄙夷地说道:“也是,他要是当领导我立马辞职。行吧,你赢了,我投给你。”

“你看吧!二点五比二!”

审判一脸傲娇地看着程海。

“是三比二,谢谢。”无尘补充道。

“好吧,你赢了。”

程海一摊手,也不再做纠缠。

他倒不是真的认为投票赢了就能当老大,扰乱一下审判的判断,给亚勒斯打一下掩护,那也是不错的。

“可惜。”黑夜叹道。

最近的事情搞得她的心情很不好,要不是审判管着奖励,她都不想来开这个会。

“现在,这个会可以开了吧?”审判咬牙切齿道。

“请便,如果你不是让我们互相指认的话。”程海摊手道。

“……”

审判扶额,一阵无语。

这一刻,他十分怀疑男巫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他正好有些待定的线索需要几人表态参考,但可能就是会得罪那么一两个人。这话一说出来,他要是继续这么干,可就里外不是人了。

所以男巫一定是内鬼吧!

一定是的吧!

在心中酝酿了一下语句,审判重整了气势,平静道:“指认倒不至于,但有一件事实摆在眼前。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而他现在已经造成了两名使徒的死亡了。”

说着,审判若有所指地看了一眼程海。

虽然他还没有切实的证据,但现在就非常地想要公报私仇。

程海只是单手托着腮,不为所动。

见自己没有办法吓到男巫,审判也继续道:“我也知道你们一个个都身怀绝技,有办法干扰我的预知。如果你们真的没有线索可以提供,那没办法,我也只能慢慢调查。”

“这种事情,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小爱眯着眼,目光十分危险。

林妙真那女人已经摸到了成神的门槛,还特么是个修仙者。她战战兢兢地在她身边干了一个多月的卧底工作,现在居然告诉她使徒团队里有内鬼?

玩呢?

“卧槽!你居然唯独没有对她说?爷怒了!”

作为小爱的“舔狗”,程海当即震怒地站起。

“这……这不是怕打击到你的工作积极性嘛……”审判故作为难地说道。

要是真的提前和小爱说了这事,她绝对会拒绝继续潜伏,那肯定是不能接受的。

说白了,小爱也只是被他利用的一枚棋子而已。

棋子的感受,是不需要在乎的。

“滚你丫的!”

小爱拍桌,怒道:“老娘改变主意了,我给男巫当也不给你当!”

“啊……嘶……”

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审判陷入了沉思之中。

在权与利的漩涡里,有人些人想要利用人,有些人想要被人利用。

小爱不是无尘,也明显不属于后者。

所以在布下诱饵的时候审判就有预料过,这一天迟早会到来,就如同那看起来阻挡不了的未来一般。

由于男巫的干扰,事情和预想中有一丝微妙的变化。

所以他在推算,

这个变化到底是好是坏。

他到底应该用第几套说辞来安抚小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