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看v的app秋葵直接下载

“对了,少君主,他们当中还有一位姑娘……有些面熟的很。”绿歌总觉得他们身边的另外一个丫头有些面熟,但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了。

南风疑问,“什么人?”

绿歌摇了摇头,“是跟在他们身边的一个丫头,看起来像是那位夫人的侍女。

但绿歌印象中,应该没有见过那位姑娘才对,只是感觉有点熟悉罢了。”绿歌嘟着嘴,眼珠子瞟向了上方回忆了半天,都没回忆出个什么来。

事实上她真不记得印象中见过那个人,但是吧,就是感觉有点点熟悉。

见绿歌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南风也没有多问,“也许人生的相似罢了。你下去吧。”

南风赤脚坐在栏杆上,而他的身后就是百丈悬崖,那小小的好像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似的,要是普通人看见了早就胆战心惊了。

“是,少君主。”绿歌应声便准备离开,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

“对了,少君主,那位夫人向奴婢问起过您。不知……您要不要去见一见?”

南风眉目动了一下,“她问我什么了?”

绿歌微愣了一下,她以前可不觉得,少君主的话这么多呢。

怎的自从那位夫人来了之后,少君主的话都变多了呢,好似一下就回到了孩童心性。

迷人笑容秒杀众人

“那位夫人……”绿歌也不知该如何说,因为那位夫人也就只是随口问了一下。

南风眉头一凛,好像刚刚什么也没问似的,冷冷道:“不见。你下去吧。”

绿歌又是一怔,“是,少君主。”

心中却是疑惑,明明少君主十分紧张那位夫人,即便是她也看的出来,却又为什么不见她呢。

但绿歌也只是一名侍婢,虽从小长在望君涯,但却是在三年前才真正被带到这上边儿来,专门伺候少君主。

这个她从小看到大的孩子,有着许多许多……她都看不清,也看不懂的秘密。

不过,于她而言,只要尽心尽力伺候少君主便是了。

见绿歌离开,南风一张小脸便更冷了一些。

他转身,看向身后云雾飘渺的悬崖,眼底是和年纪不相符的沉冷。

见吗?

他想。

可是,他不能。

即便,已经近在咫尺。

楚怀风仔细的为萧世宁擦着身上的血渍,又给他换了一身衣服。

原本她打算把这些事交给殷雪姬来做的。

可殷雪姬才拿起手帕,就立刻缩了回去,转身就跑了。

让楚怀风又是好笑,又是无奈。

说到底,殷雪姬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就算是心里关心,面上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出来。

虽然实际上年纪也不小了,可那心性,却依然如旧。

她将手帕扔进了水盆,立刻水盆里边晕染开一圈的血丝来。

萧世宁还在昏迷中,但伤势却已经好多了。

在那位叫绿歌的姑娘离开以后,很快就有下人送来了一些治内伤外伤的灵药。

那些药物,有一些她曾在花间岛见过,有一些她虽未见过。但一看便是不可多得的灵药。

但是望君涯却丝毫没有吝啬,都拿了过来。

有了这些药物的加持,萧世宁的伤比她想象中好的快多了。

虽然还没醒来,但实际上内伤已经好了个七七八八,而且以萧世宁目前的修为,体内的真气也会自动修复,剩下只需调理即可。

而他们,也在这望君涯上,已经呆了三天了。

这期间,望君涯上的人的确是有求必应,不仅仅送了许多药来,还送了很多安胎的补品。

就连膳食,都是依着孕妇的膳食特意准备的。

这让楚怀风不禁觉得奇怪,既然他们现在如此费心的送上药物来,为什么当初又要让四公子将萧世宁伤成那样。

而且……又为何会如此照料他们?

这并不像师父的行事习惯,所以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

她现在最想的,就是想要见上他们所说的少君主一面。

不仅仅是为了风见草,也是……为了,得到一个答案。

但当她对那位绿歌姑娘提起此事的时候,都被她回绝了。

“夫人若是有需要尽管提便是,只是我家少君主从不见客,要让夫人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