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在线影视大香蕉

【 .】,精彩免费!

范教授迷上了海钓,或者说,迷上了海钓的成就感。

满满一桶海鲜,都是她钓上来的!心情别提多豪迈、多满足了。

直到夕阳西下,林国栋返航来接他们,还舍不得走。

“真想在这里住到暑假结束再回去。”范教授长叹一声,“可惜要监考!我怀疑常胜利故意坑我,学校那么多老师,监考还能差我一个了?哼!回去不给他海鲜吃!”

常胜利是谁?

徐随珠眼神询问夏明丽。

夏明丽抿嘴偷笑,凑近她耳语道:“经管学院的院长。”

身为经常替单身多年的常院长跑腿的学生,还能猜不出他那老树开花的心思?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对不婚现状相当满足的范教授,压根没摸到那根弦。

徐随珠对不曾谋面的常院长深表同情。

在她看来,人一旦把不婚当成一种态度,想要扭转,是一件很难的事。不仅需要锲而不舍的勇气,还需要契机。

清纯mm董诗文

回到渔村,范教授想把钓到的海货,分一些给徐随珠的姑姑、姑父,但是被俩口子拒绝了。

最后不仅蹭吃蹭住,还蹭带满满一篓海鲜回省城。

家里没了客人寄宿,随珠拿出用饵料换来的宝箱,找来工具小心翼翼地撬开锁。

这回倒不是头面,而是一对长颈葫芦状的镂空粉彩瓷。

一眼让人心旷神怡的翠碧底色、镶金的边沿缀饰以及雕着花鸟鱼虫的糖果色图案,无不彰显着这对瓷器的来历不凡。

徐随珠轻轻捧起其中一盏欣赏着,心里不禁猜测:这究竟是什么年代的产物?改革前?抗战前?还是民国、清末?

蓦地,她眼睛一亮,瞧她看到了啥?

——一颗清晰的红色印戳端端正正地躺在花瓶底部,正乃六字三行楷体篆刻的“大清乾隆年制”。

徐随珠惊愕地差点摔了手里的花瓶,连忙放回宝箱,狠狠掐了自己一把,嘶!疼疼疼!

所以不是梦!是真的!

她真的发现了一艘极有可能是清朝乾隆年间的沉船!!!

为此,徐随珠抽了个周日,没回渔村,把小包子寄放在哥嫂家,跑了趟县图书馆,埋头找起清朝瓷器相关的资料。

从早上找到下午,中午没吃饭,饿了啃几口自己烤的鸡蛋饼,渴了喝一口柠檬膏兑的水。

终于,被她找到一本名叫《海上丝绸之路》的陈旧文献。

文献记载:海上丝绸之路,又称“海上陶瓷之路”和“海上香料之路”,萌芽于商周、发展于春秋战国,形成于秦汉、兴于唐宋、转变于明清,是已知最古老的海上航线。我国海上丝绸之路分为东海航线和南海航线两条,其中以南海为中心……

徐随珠越看越兴奋。

翻到后面,又看到这一段:“东海航线,又称‘东方海上丝路’。曾在清朝初期,因西方殖民以及清政府的闭关锁国政策施行海禁而中止,康熙二十四年重新下令开放海禁、恢复通商……乾隆四十九年,美国商船‘皇后号’来华通商,运来美国土特产品,运走我国的数千担茶叶、上千担当时流行的粉彩瓷等精美瓷器、丝绸棉布数百匹、香料数吨……”

按捺着激动,徐随珠又在排列整齐的书架上翻找清朝粉彩瓷的文献资料。

最终,在一本厚旧积灰的《明清瓷器鉴定》里,找到了相关记载:

“……乾隆粉彩瓷在雍正粉彩瓷的基础上又有新突破——一部分继承了雍正时期在肥润白釉上绘疏朗艳丽纹饰的特点,并增添了有色地粉彩,即在黄、绿、红、粉、蓝等色地上用极细的工具轧出缠枝忍冬或缠枝蔓草等延绵不断的纹饰……”

“还有部分在粉彩瓷器内壁及底足内施绿彩,俗称‘绿里绿底’,一直流行到清末、民国……乾隆朝的‘绿里绿底’极为浅淡,迎光侧看釉面有极细小的皱纹,像微风吹过平静的湖面而形成的细波。绿彩附着在白釉上非常紧密,几乎没有爆釉现象……”

看到这里,她缓缓呼出一口长气。

粉彩瓷!应该不会错了!

那天她对着光线细看花瓶肚子,确实看到文献描述的“绿里绿底”。

也就是说,她手上这对花瓶,极有可能是乾隆年间官窑烧制的御制粉彩瓷。

头面、瓷器、沉船……

突如其来的馅饼,砸得她有点恍惚。

抱着这些书办了借阅手续,出了图书馆,招手拦了一辆去往峡湾方向的三卡,一路沉思,回到镇上。

“徐老师,进来坐会再走呀。”

路过学生家,学生家长热情招呼。

“不了,我得去接孩子。”徐随珠笑着婉拒。

小包

子寄放在哥嫂家,一天了不晓得闹没闹。

“哦哦,那下次带着孩子一起来玩。我们家孩子多亏提点,英语成绩进步了一大截。”

“哪里哪里,是她自己争气。”

徐随珠心系小包子,无心寒暄。再者手里抱着图书馆借的书,几乎一路小跑回的家。

拿出钥匙正要开门,陆驰骁从弄堂口的大槐树下走了出来:“回来了?”

徐随珠吓一大跳,回头见是他,松了口气。

只是才一个来月没见,他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胡子拉碴、头发长乱,皮肤也黑了一个色号。

“是去深山老林了吗?”

“差不多。”陆驰骁捻灭手里的烟头,解释了一句,“平常我不抽烟,刚等的有点犯困,才买了一包,提神。”

徐随珠开了门,请他进去:“这个点还过来,是有什么事找我吗?要不先坐会,我先去嫂子家接兜兜回来。”

“现在让嫂子带着吗?”

“不是,平时还是梨花婆婆在我这带,今天礼拜天嘛,梨花婆婆去山上来不了,正好嫂子休息在家,就托她照看一天了。”

“嗯,那快去接。”

“我放下东西就去。”

两人一前一后迈进院门,没留意巷弄口闪过的一道黑影,正是周期性去敲她婆婆门结果总是骂骂咧咧无功而返的沈翠莲,远远瞧见这一幕,撇着嘴咕哝:

“不是说没爹没人带才送去死老太婆那的吗?还每个月三十块,真是钱多的没地花……死老太婆也是,一个人住还霸着三十块不放,还让人警告胜军,抠门到家的老东西,咋还不死……”